反人类卡牌游戏 – 手游如何在电竞圈分一杯羹?业内分析:欠缺规范化运营

 | 罗志祥鸭脖娱乐

手游如何在电竞圈分一杯羹?业内分析:欠缺规范化运营

   电竞作为现如今最为火热的产业,反人类卡牌游戏 无数人都想要在这一个大蛋糕里分一杯羹,作为这两年发展势头同样很火热的手游似乎理所当然的想要挂靠这个金字招牌。反人类卡牌游戏 手游进入电竞是否真的可行呢,让我们看看业内人士的分析吧。

   站在后台的朱祺透过昏暗的灯光紧张地盯着台上的一举一动,11年前他曾是国内第一支CS职业战队的成员。退役后,他一直活跃在电竞行业,开过网吧和俱乐部、做过视频直播、办过上海地区的赛事……最近,他刚刚完成了一次转型,从某端游公司转投英雄互娱,成为了英雄互娱自有赛事英雄联赛的负责人。英雄联赛的游戏主播馨月豪爽地拍了拍朱祺的肩膀,“这是我偶像,能跟他一起工作是我的荣幸。老电竞人真的很不容易,那个时候外部环境很艰难却依然坚持自己的梦想。”朱祺是中国电竞最艰难年代的亲历者,眼下正是移动电竞最好的时代。

   PC电竞市场格局已定,谁来催化移动电竞市场?

   时间调回到2003年,国家体育总局一纸批文,电子竞技成为了第99个正式开展的体育项目。然而,官方的认可并不等于电竞的春天。

   2013年,国家体育总局决定组建一支17人的电子竞技队伍,出战亚洲室内运动会。中国跳水运动员何超随即在自己的微博上表示不满,认为电竞游戏不算体育,嘲讽别人玩玩游戏就能拿奥运冠军,而他们这些传统项目却非常辛苦。

   人们常常将电竞和网游划等号,而网游又被社会认为是导致未成年沉迷网络的罪魁祸首,马云更是信誓旦旦表示“饿死也不做游戏”。尽管后来马云食言成立了阿里游戏,但我们多少可以从马云昔日的表态上看出国人对待游戏的态度。

   其实,电竞是在游戏基础上的升华,网游意在吸引用户购买装备、不断升级。电竞则以多方对抗、比赛为主,思维能力、反应能力和团队协作能力是胜负的关键因素,它完全就是一项体育项目。

   近年来电子竞技在全球范围内的影响力与日剧增,2013年LOL同时在线人数已达750万,LOL S3总决赛的门票比湖人主场的门票价格还要高。纵观LOL的系列赛事,不难发现围绕“选手—职业联赛—关注度—明星—商业活动”的产业链已初见端倪。俨然是英超、NBA市场推广的翻版。在这一过程中,观众、组织方、俱乐部、选手和赞助商都能获利。

   与此同时,移动游戏伴随智能手机的快速普及实现了井喷式的增长,过去4年,中国移动游戏市场从62亿元猛增到275亿元,4年翻了6倍。荷兰游戏数据调研机构Newzoo最新预测指出,2015年中国移动游戏市场将达到65亿美元(413亿元)的规模,将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移动游戏市场。

   手游和电竞自然而然走到了一起,2014年WCG停办成为了移动电竞崛起的契机。腾讯今年10月份举办的《王者荣耀》TGA百万联赛,投入100万总奖金,堪比LOL联赛的冠军奖金;巨人的《虚荣》也举办了中国区邀请赛,同时在国外保持很好的势头;暴雪和网易《炉石传说》黄金联赛中出现了不少手持平板的选手。

   提升手游盈利能力

   在韩国,每年几百亿美元产值的电竞和汽车、电子并称为韩国的三大支柱产业。但是,坐拥6500万电竞玩家的中国,电竞产值还不足1亿美元。琳琅满目的电竞赛事在盈利方式上都很单调,除了寻找赞助商外几乎没有其他的选择。所以,判断一项赛事是否盈就变得十分简单,只要看赞助费是否大于成本即可。

   一直以来,移动游戏是中国游戏市场增长的主要推动力,但从收入层面看,现阶段PC游戏在中国市场仍然占据主导地位,今年PC游戏收入预计将达152亿美元,占中国游戏市场总收入的比例为68%。手游虽然用户基础庞大,但付费意愿薄弱,加之手游生命周期相对较短,这样一来,能否在有限时间内导入大量用户,维护好重度用户就显得尤为重要。电竞类游戏大多定位在长期运营,通过强PVP(玩家与玩家对战)可以弥补内容的更新,保持用户对抗性,增强用户黏性。移动电竞的出现可以很好的解决这些问题,同时也补全了手游产业的闭环,其本身能否盈利并不重要。